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健康报】“父亲是体面离开的”
添加人:外联办   发布时间: 2018-06-11   点击数: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文字:


“父亲是体面离开的”

 

这是一通告别电话。

电话那头是患者家属全先生“ :护士长,我父亲走了, 很安详!他让我务必来向您道别和感谢,他说他是体面地离开了……”

电话这头接听的是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骨二科护士长孙晓芬。接到电话时她正在门诊,早有心理准备的她依然没有忍住落下了眼泪。

全先生常年在上海经商。不久前,他的父亲因为晚期肿瘤离世。在父亲去世后,全先生第一时间联系了孙护士长。

全先生说,因为肺癌骨转移致父亲下肢瘫痪,父母两人住在杭州一直由保姆照看。长期卧床使得父亲全身多处出现压疮,在最后的日子里,虽然父亲被病痛折磨得厉害,但仍有个心愿,就是治愈压疮,能够干干净净地离开。几经辗转,一家人找到了孙晓芬的伤口护理专科门诊。

提起孙晓芬的伤口护理专科门诊,在杭州地区还是小有名气的。该门诊2010年成立至今,已经拥有一支技术过硬,充满朝气的伤口管理专科护理队伍, 包括 3 名伤口专科护士、1名国际伤口治疗师。8 年来,伤口护理门诊每天接诊30多人次,治愈率达到90%以上。

孙晓芬回忆说,去年年底,全老先生在家人的陪伴下,坐着轮椅找到她。当时,他下身瘫痪已经有半年,虽然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穿着打理也很讲究, 但却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经过检查,孙晓芬发现全老先生尾骶部有直径接近 10 厘米大的创面, 两侧髋部的创面流着脓水,左脚跟还有个重度烫伤伤口……这样的伤口有5处。

“那时候几个伤口都感染化脓了, 情况还是蛮严重的,当即我就要求他住院治疗。但是,老人很固执,坚持说有保姆照顾,只想配点药膏回家擦擦。”

有着多年护理经验的孙晓芬判断,只凭涂抹些药物,不能治愈老人溃烂的伤口; 而且, 家中的护理可能并不专业,她猜测全老先生左脚跟的重度烫伤就可能是热水袋捂脚导致的。虽然孙晓芬苦口婆心劝解, 但全老先生依然没有答应住院。

于是,放心不下的孙晓芬主动提出上门护理。就这样,一周两次, 孙晓芬和她的同事轮流为全老上门换药。上门换药两周后,全老先生的疮面已经不再扩大,伤口也变得清爽起来。

孙晓芬回忆,当时全老先生的疮面虽然有了一定恢复,但是要达到痊愈, 居家条件对治疗伤口非常局限。“何不趁现在有所成效,再劝劝他住院。” 孙晓芬和全先生家人商量好,一起 “骗”了老爷子一次。“那次上门换完药以后, 我‘骗’他说我过年就不来了。”当时他一听就着急了,问怎么就不来了?我说:“过年医院忙,人手紧……”

看着孙晓芬说话认真的样子,全老先生便主动提出要住院,唯一的要求是孙晓芬团队继续管理他的伤口。

全老先生住院后,孙晓芬请医生团队共同为他制订医疗和护理方案:采用先进的伤口湿性愈合理念,运用简易负压封闭引流技术结合间断冲洗治疗等方式, 配合中医药进行个体化治疗,前期重点放在病情较轻的两侧髋部压疮, 解决病人翻身的问题。而对于尾骶部伤口伴有严重绿脓杆菌感染,需增加换药次数。

除了换药,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和全老先生多说几句安慰的话。“也就两年时间,他从患上肺癌到接受结肠癌手术,再到下身瘫痪, 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孙晓芬说,住院检查发现,全老先生还有轻度的抑郁症。除了治疗护理外, 孙晓芬和几名专科护士还常常利用午休时间到老人床边,一起聊聊伤口的变化, 说说每一顿饭配餐的要求,甚至每次大小便的变化情况等。

“这是我住过这么多医院里服务最好的医院,遇到护士如你们,是病人的幸福……”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全老先生一家对伤口护士和病区护理团队赞不绝口。

不到 3 个月,全老先生的所有创口已基本痊愈。在孙护士长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的那天,全老先生还特意洗澡换了一身他最喜欢的衣服。

而不幸依然降临,由于癌症病情恶化,不久前的一个凌晨,全老先生在家人和医生护士的陪伴下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孙晓芬说,听到这个消息时,挺心酸的,近半年的护理治疗,早把全老当做朋友。回想他从一开始的固执到最后对护士的依赖,这是整个护理团队用心换心的关怀和专业护理的结果。大家完成了对全老先生 “要干干净净走” 的承诺,也是欣慰的。